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店长竟是吸血鬼亲王 > 第二百九十七章:蓝色的天空
  “小奈落醒醒,快看,我长绒毛了,不再是秃子!”

  艰难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正是萤,对方双翅张开,淡淡的金色阳光透过翅膀羽毛在床上形成星星点点。

  “萤…快从我身上下来…”

  奈落神情有些不自然的望向坐在自己腰上的萤。

  也许是刚睡醒的缘故,对方身上白色睡衣从右肩滑落,露出白皙柔嫩肩膀以及半抹诱人晶莹。

  “快看,小奈落!!”

  萤脑袋上几缕白色呆毛剧烈晃动,齐齐指向右侧羽翼。

  顺着指引方向望去,肉色翅膀上已是覆盖着一层白色细腻绒毛。

  “快下来,萤…”

  淡淡的玫瑰花香气涌入鼻翼,奈落的呼吸变的沉重,他有些不自然的望向床侧。

  “小奈落是在害羞嘛?”

  “啵!”

  “亲一个!”

  感受着脸上淡淡湿润感,奈落脸一红,无奈转过脸直视着面前近在咫尺的女孩面魇。

  这边在亲一个!

  “啵!”

  额头再印一个!

  “啵!”

  “嘴巴上…要不要萤阿姨我也印一个?”

  听着耳边慵懒的低语声,奈落急忙伸出手捂住嘴唇。

  “奈落是在嫌弃萤阿姨嘛?”伸出一根白嫩手指挑起身下羞涩的奈落下巴,萤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我没刷牙不嫌弃萤。”

  “是嘛,那就放过小奈落。”

  眼角咪起笑意,萤慵懒的从奈落身上爬起,赤着脚走出房间。

  松了口气,奈落起身穿上衣物,撒着拖鞋向着厨房位置走去。

  ——

  “小奈落,萤阿姨我好无聊,我们关店出去玩吧。”

  “好,我带你去我从小长到大的地方看看,萤要不要去?”奈落有些忐忑不安的望着萤。

  “是小奈落的家嘛?”

  萤叼着根勺子,桌下,俩只洁白如玉的小脚已是搭在奈落腿上。

  “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阳光…不,唧唧鸟儿童福利院…”

  奈落嘴角一抽,声音郁闷无比,至今,他都不知道是哪个有钱佬把福利院名字改成这样,他的童年都没了。

  “那行。”

  “我怀疑小奈落是想带萤阿姨我去见家长,到时候我就身不由己,想跑也跑不掉。”

  萤单手托着腮,眯着眸子慵懒的望着奈落笑着说道。

  奈落表情有些尴尬,不好意思看着萤,他确实是有这个想法。

  ——

  ——

  喂好猫粮,锁好店铺,坐了好几站地铁,下站,奈落有些怀念的望着周围环境。

  “小奈落快看!那个唧唧鸟福利院就是你的童年!”

  “我看见了。”

  叹了口气,奈落摘掉脸上猫咪面具,抬头神色复杂望大门上亮闪闪的几个大字。

  很快,他的注意力放在大门口不远处的一块青石上。

  那儿,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正坐在上面晒太阳,手里持着根钓竿,面前还有一个大的鱼缸,里面几条小鱼儿悠闲自在的游着。

  老者身旁还有辆婴儿车。

  隐隐约约能看见里面还未睁眼,叼着奶瓶的婴儿。

  戴上面具,遮掩住脸上划痕,奈落深呼一口气,随即走向那名白发苍苍老者。

  “唉…”

  刚到老院长身边,就听见对方一直在嘀咕着想钓鱼不想带孩子。

  岁月在这名男人身上留下消不掉的痕迹,那双曾经抚摸自己脑袋的大手如今已是皮包骨,布满老茧。

  清亮透彻的眸子消失不见,有的只是混浊和沧桑。

  奈落嘴唇挪了挪,最终还是一句话没说出来。

  “你是…”

  似乎是奈落的阴影挡住老院长晒太阳,他慢悠悠抬起头,那对混浊的眸子望向奈落。

  “我…”

  “这声音…是356号尿床帕克!”

  “噗…”

  “我应该没猜错,是不是尿床帕克那小子?十几岁都还尿床…”

  老院长丢下手中小鱼竿,嘴里一直嘀咕着,听的奈落眼角直抽搐。

  “是我,老院长。”

  奈落摘下面目,蹲在地上静静望着这名将自己扶养到大的男人。

  “声音是尿床帕克,没错,你怎么越长越丑?又跟人打架?脸上这么多伤,这么长时间也不给我回个信…”

  “让我这把老骨头担心这么长时间。”

  老院长一巴掌拍在帕克脑袋上,随后轻轻摩擦着他的脑袋。

  混浊的眼里透露出一股温柔,就像是小时候对待帕克一样。

  “我…”

  “你们这群让人不安心的小家伙,有困难跟我说,别憋在心里,福利院永远是你们的家。”

  老院长捡起钓竿,颤颤巍巍的套上鱼饵,丢进面前鱼缸里。

  其实。

  他比谁都更加清楚这些独自在外打拼的孩子们有多艰辛。

  “院长,你在跟谁说话?茶姐姐给你泡的枸杞茶好了。”

  一道娇小的人影从福利院跑出,这是一名白发萝莉,身后还跟着一只拿着破旧扫帚戴着红色围巾的小浣熊。

  “我在跟你尿床帕克哥哥说话…帕克…嗯?人呢?”

  老院长望向面前,那里已是空空如也,一张掉在地上的银行卡格外显眼。

  捡起地上银行卡,老院长脸上满是无奈,一个俩个,都是这样,见了自己一面,留了银行卡就走。

  话说,尿床帕克今天是第几个?第五个还是第六个?

  拧开保温杯,轻抿一口,老院长抬头望着天空,那是如同大海一般清澈的蓝色,好久,没见到这样的天空。

  ——

  ——

  “小奈落的“父亲”是个伟大的人呢,他跟小奈落一样,内心无比的纯真。”

  远处。

  萤望着收起钓竿,在小萝莉搀扶下向着福利院走去的老者,她伸手拍了拍旁边泣不成声的奈落。

  “老院长,他说我丑,萤…”

  “我不嫌弃奈落,我有办法能治愈小奈落脸上的划痕。”

  “小奈落眼睛…快闭上。”

  萤笑着走到奈落面前,踮起脚尖双手紧紧搭在他的脖颈处,双眼直勾勾盯着男人眼睛。

  “为…为什么要闭上…”

  “那你,睁开也行。”

  萤俏脸上浮现一抹红晕,舔了舔粉色唇瓣,白色呆毛高高翘起,没有犹豫,快速印了上去。

  “?”

  感受着探.进自己口.腔.内柔软的舌.头,奈落眼睛瞪的老大,伴随着淡淡白光,脸上划痕以肉眼可见速度恢复。

  啵…

  轻轻推开奈落,萤笑了笑,她从兜里取出手机对向面前清秀腼腆的年轻人缓缓开口道:治愈天使的口水能治疗各种伤疤。
    黑喰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7kwx.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