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惑乱红楼 > 第四百六十六章 正式爆发
    其他人看到这番景象,便是再有不晓得状况的,也纷纷反应过来。

    当然,也许会有人说贾琏这番作为,倒是有些多余。

    毕竟既然贾琏手上是捏着这些人的把柄的,完全可以直接将人拉下马,然后换上自己的人。

    当然,这样无疑是最快捷的办法。

    但此前的前车之鉴在即,若是贾琏果真如此,学着老皇帝一鼓作气,将盐部上下官员来个大换血,那即便皇帝再如何信任贾琏,却也不得不多出心眼了。

    什么样的人,便会什么样看事。

    贾琏并不觉得皇帝是那种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人。

    因此这番举动,驳的就是徐徐图之的道理。

    贾琏需要尽快将盐部掌控在自己手里,但这一切却并不能让皇帝知晓。所以留下这些人的意思,想的就是不留痕迹的将他们撤下来,然后换上自己人。

    事情最后的落幕没有悬念,除了那个徐郎中不识抬举,其他人基本都有幸逃过一劫。

    识时务者为俊杰,更何况,他们本就不是什么有骨气的人。

    而随着盐部事情的落幕,接踵而来的,就是皇帝赐婚的旨意。

    “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林府门前,贾赦领头,带着贾琏一干人等领旨谢恩。

    虽说早先秦可卿就已经给贾迎春说过此事,但这时旨意真的到了,贾迎春脸上通红,依旧羞涩无比。

    “公公辛苦,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脸上带笑,贾琏拉过一脸喜气的传旨太监,讲一个荷包递过去。

    “贾大人还是这般客气,令妹能得陛下亲自赐婚,又是陛下金口玉言保证了的,往后必然受不了委屈。”

    笑眯眯的伸手接过贾琏的荷包,传旨太监脸上带着几分讨好。

    若说从前因着贾琏只是代理尚书的名头,众人对他皇帝心腹的身份还有所质疑。那么这次赐婚之后,应当就不会再有人怀疑了。

    毕竟就算是联姻,对方可是武官新贵尹善治。

    如今朝中局势,世家已经不吃香,但尹善治这样崭露头角的新人,却是不容人小看的。

    毕竟一朝天子一朝臣,皇帝能够亲自给这两家牵线,自然也说明了两者在他心里的分量。

    否则朝臣之间最是忌讳拉帮结派,若不是皇帝亲自牵线,旁人私下如此,少不得还得惹了皇帝忌惮。

    于是二人在朝中的地位越发超然,皇帝既是已经下旨,不日,尹善治带着彩礼登门,奉上的,却是自己的全部家当。

    “没有连城兄,也就没有我尹善治的今天。

    此前早就做出过承诺,今生只愿迎春一人,一生一世一双人,这,就是我的诚意。”

    单膝下跪,众目睽睽,送礼的队伍排得长长的,尹善治奉上礼单,面前是贾赦和贾琏。

    从皇帝下旨给二人赐婚,就有不少人围观二人婚事,如今尹善治如此排场十足的上门定亲。更是惹了不少人驻足,端的是声势浩大。

    对尹善治此番举动,贾琏是满意的。

    一生一世一双人,这种连他自己都没有做到的事情,自己妹夫竟然主动要求,而且还是众目睽睽之下承诺出来,这也就代表着,将来他若是食言,受到的,也将是全京都人的指责与嘲笑。

    虽说对于迎春这儿女儿,贾赦并没有太多的关注,但到底血脉至亲,迎春能够过得好,他还是满意的。

    因此对于尹善治这个女婿越看越喜欢,终究是驳回了贾琏要将婚期定在迎春二十岁之后的日子,定在了三年后。

    而与此同时,为了自己妹妹也好,为了噱头也罢,贾琏的周刊第一次发行,有柳湘莲开路,显眼位置除了写给老皇帝的祭文,就是武将新贵尹善治,和贾家嫡女的御赐婚姻,以及,尹善治对于自己未婚妻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许诺。

    “哇,贾家小姐未免也太幸福了吧,这可是皇上面前新鲜出炉的红人,如今竟是许下一生一世一双人。”

    说不清是羡慕还是嫉妒,出乎贾琏意料的,原本以为周刊一发售,引发爆款的应该是贾琏的奇葩水泥厕所,以及先皇的祭文来着,不曾想无心插柳柳成荫,倒是自己私心,想要断了尹善治后路的八卦依旧引起众人讨论。

    而由于柳湘莲这个代言人的功劳,加上前期宣传预热够足,周刊第一期,很快就等到了贾琏预期,甚至超过不少。

    而一如既往的,因着这个时代信息的落后性,几乎只要是报刊上登记的内容,基本就不会惹人质疑。

    更别说贾琏水泥修路铺桥的事情,原本就是在周刊未发行之前就开始布置的。

    人们对于善良的人,有一种超乎寻常的热切。

    于是在周刊的引导下,贾琏刘兆轩的化名,在百姓心中的形象也越来越好。

    于是在这样火爆的情况下,有着报刊柳湘莲以及实实在在的例子,众人对水泥的好奇也越来越强。

    “大人,前往打听的不少,甚至有好几家在看过咱们修好的桥和路之后,纷纷询问是否可以下单,是否可以批发。”

    虽然人们对于八卦有着本能的热情,但在这样的热度下,贾琏对水泥的推广,也越来越广,越来越全面。

    早在准备的这些日子,贾琏是准备好了足够的水泥,就是为了预备突如其来的爆发。

    从后世而来,贾琏清楚这种物美价廉的东西,一旦爆发起来,需求量是有多大。

    于是和原计划想的一样,在报纸的推广以及繁华路口街市的地面推广,还有柳湘莲代言人的亲自推广,水泥一一种十分强势的姿态,迅速以新鲜者的身份,疯狂的为贾琏揽财。

    以下重复,一个小时后修改。

    其他人看到这番景象,便是再有不晓得状况的,也纷纷反应过来。

    当然,也许会有人说贾琏这番作为,倒是有些多余。

    毕竟既然贾琏手上是捏着这些人的把柄的,完全可以直接将人拉下马,然后换上自己的人。

    当然,这样无疑是最快捷的办法。

    但此前的前车之鉴在即,若是贾琏果真如此,学着老皇帝一鼓作气,将盐部上下官员来个大换血,那即便皇帝再如何信任贾琏,却也不得不多出心眼了。

    什么样的人,便会什么样看事。

    贾琏并不觉得皇帝是那种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人。

    因此这番举动,驳的就是徐徐图之的道理。

    贾琏需要尽快将盐部掌控在自己手里,但这一切却并不能让皇帝知晓。所以留下这些人的意思,想的就是不留痕迹的将他们撤下来,然后换上自己人。

    事情最后的落幕没有悬念,除了那个徐郎中不识抬举,其他人基本都有幸逃过一劫。

    识时务者为俊杰,更何况,他们本就不是什么有骨气的人。

    而随着盐部事情的落幕,接踵而来的,就是皇帝赐婚的旨意。

    “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林府门前,贾赦领头,带着贾琏一干人等领旨谢恩。

    虽说早先秦可卿就已经给贾迎春说过此事,但这时旨意真的到了,贾迎春脸上通红,依旧羞涩无比。

    “公公辛苦,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脸上带笑,贾琏拉过一脸喜气的传旨太监,讲一个荷包递过去。

    “贾大人还是这般客气,令妹能得陛下亲自赐婚,又是陛下金口玉言保证了的,往后必然受不了委屈。”

    笑眯眯的伸手接过贾琏的荷包,传旨太监脸上带着几分讨好。

    若说从前因着贾琏只是代理尚书的名头,众人对他皇帝心腹的身份还有所质疑。那么这次赐婚之后,应当就不会再有人怀疑了。

    毕竟就算是联姻,对方可是武官新贵尹善治。

    如今朝中局势,世家已经不吃香,但尹善治这样崭露头角的新人,却是不容人小看的。

    毕竟一朝天子一朝臣,皇帝能够亲自给这两家牵线,自然也说明了两者在他心里的分量。

    否则朝臣之间最是忌讳拉帮结派,若不是皇帝亲自牵线,旁人私下如此,少不得还得惹了皇帝忌惮。

    于是二人在朝中的地位越发超然,皇帝既是已经下旨,不日,尹善治带着彩礼登门,奉上的,却是自己的全部家当。

    “没有连城兄,也就没有我尹善治的今天。

    此前早就做出过承诺,今生只愿迎春一人,一生一世一双人,这,就是我的诚意。”

    单膝下跪,众目睽睽,送礼的队伍排得长长的,尹善治奉上礼单,面前是贾赦和贾琏。

    从皇帝下旨给二人赐婚,就有不少人围观二人婚事,如今尹善治如此排场十足的上门定亲。更是惹了不少人驻足,端的是声势浩大。

    对尹善治此番举动,贾琏是满意的。

    一生一世一双人,这种连他自己都没有做到的事情,自己妹夫竟然主动要求,而且还是众目睽睽之下承诺出来,这也就代表着,将来他若是食言,受到的,也将是全京都人的指责与嘲笑。

    虽说对于迎春这儿女儿,贾赦并没有太多的关注,但到底血脉至亲,迎春能够过得好,他还是满意的。

    因此对于尹善治这个女婿越看越喜欢,终究是驳回了贾琏要将婚期定在迎春二十岁之后的日子,定在了三年后。

    而与此同时,为了自己妹妹也好,为了噱头也罢,贾琏的周刊第一次发行,有柳湘莲开路,显眼位置除了写给老皇帝的祭文,就是武将新贵尹善治,和贾家嫡女的御赐婚姻,以及,尹善治对于自己未婚妻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许诺。

    “哇,贾家小姐未免也太幸福了吧,这可是皇上面前新鲜出炉的红人,如今竟是许下一生一世一双人。”

    说不清是羡慕还是嫉妒,出乎贾琏意料的,原本以为周刊一发售,引发爆款的应该是贾琏的奇葩水泥厕所,以及先皇的祭文来着,不曾想无心插柳柳成荫,倒是自己私心,想要断了尹善治后路的八卦依旧引起众人讨论。

    而由于柳湘莲这个代言人的功劳,加上前期宣传预热够足,周刊第一期,很快就等到了贾琏预期,甚至超过不少。

    而一如既往的,因着这个时代信息的落后性,几乎只要是报刊上登记的内容,基本就不会惹人质疑。

    更别说贾琏水泥修路铺桥的事情,原本就是在周刊未发行之前就开始布置的。

    人们对于善良的人,有一种超乎寻常的热切。

    于是在周刊的引导下,贾琏刘兆轩的化名,在百姓心中的形象也越来越好。

    于是在这样火爆的情况下,有着报刊柳湘莲以及实实在在的例子,众人对水泥的好奇也越来越强。

    “大人,前往打听的不少,甚至有好几家在看过咱们修好的桥和路之后,纷纷询问是否可以下单,是否可以批发。”

    虽然人们对于八卦有着本能的热情,但在这样的热度下,贾琏对水泥的推广,也越来越广,越来越全面。

    早在准备的这些日子,贾琏是准备好了足够的水泥,就是为了预备突如其来的爆发。

    从后世而来,贾琏清楚这种物美价廉的东西,一旦爆发起来,需求量是有多大。

    于是和原计划想的一样,在报纸的推广以及繁华路口街市的地面推广,还有柳湘莲代言人的亲自推广,水泥一一种十分强势的姿态,迅速以新鲜者的身份,疯狂的为贾琏揽财。

    以下重复,一个小时后修改。虽然人们对于八卦有着本能的热情,但在这样的热度下,贾琏对水泥的推广,也越来越广,越来越全面。

    早在准备的这些日子,贾琏是准备好了足够的水泥,就是为了预备突如其来的爆发。

    从后世而来,贾琏清楚这种物美价廉的东西,一旦爆发起来,需求量是有多大。

    于是和原计划想的一样,在报纸的推广以及繁华路口街市的地面推广,还有柳湘莲代言人的亲自推广,水泥一一种十分强势的姿态,迅速以新鲜者的身份,疯狂的为贾琏揽财。

    以下重复,一个小时后修改。分强势的姿态,迅速以新鲜者的身份,疯狂的为贾琏揽财。

    以下重复,一个小时后修改。分强势的姿态,迅速以新鲜者的身份,疯狂的为贾琏揽财。

    以下重复,一个小时后修改。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7kwx.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