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惑乱红楼 > 第四百六十九章 贾宝玉的心事
    只是可惜了这个痴儿,昨天回来得仓促,南安郡王进京就被皇帝召进宫里,贾政作为茜香国国丈,如今虽说身上没有功名,但皇帝也不会冷落了他,因此连带着贾宝玉,也是进宫面圣的。

    因此晚上回来的时候才会那么晚。

    也是由此,贾宝玉虽说听闻自己家被抄家,但却并不晓得事情的严重性。

    而怡红院诸位姑娘们的遭遇,也就不曾知晓。

    眼下听李纨说起贾元春在宫里的际遇,也是打心底里担心,只是不知道若是让他知道,除了晴雯之外,怡红院各丫头,包括袭人之内都被卖掉了,不知道他又会有何反应。

    晓得贾宝玉的痴性,贾政闻言也懒得解释,重重做到椅子上将桌上的茶一饮而尽,贾政脸色更加难看。

    “如何,亲家公和女儿可商量好了?”

    李家主院,李守忠一边朝外有看一眼,一边朝老妻开口。

    李守忠为人迂腐,倒是并不嫌弃贾家落败,只是贾政从贾家脱离,却是让李守忠十分不赞同。

    因着连带着李纨,这次回娘家,也是受了不小冷落。

    李守忠之妻闻言摇头,叹一口气,脸上满是愁容。

    “都怨你,当初非要将女儿说给贾珠那个短命的,嫁过去这才多久,又是守寡,又是被抄家的,她年纪轻轻,往后流言蜚语的,可怎么过。”

    抹抹眼泪,李妻想想这段时间女儿在家受的委屈,就忍不住心疼。

    李守忠可不只有李纨一个女儿,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李纨自小为人便木讷不讨喜,如今虽说在贾家历练几年,行事说话倒是大方得体不少,但总归已经不再是从前家里的掌上明珠,因此即便是在自己家,李守忠那些个小妾丫头的,可也没少冷嘲热讽。

    如今贾政和南安郡王回京,众人皆知,贾政庶出的那个女儿如今已经是茜香国的太子妃,父凭女贵,就算贾政再是个窝囊废,再扶不上墙,皇家为了避免让人心寒,也总会做出点儿什么表示表示的。

    因此也是趁着这次机会,不官是为了提高自己在家的地位,还是为女儿鸣不平,李妻说好不得也要指责李守忠一番。

    因为李纨回府的这些日子,遭受流言蜚语的可不单单只是李纨自己,连带着她这个做母亲的,也没少受到冷嘲白眼儿。

    被妻子一番话说得语塞,李守忠看一眼妻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也晓得这些日子自己因为贾家的事情迁怒于她是有些过分了,于是讪讪的侧过身子,却是不敢接话。

    里头李纨和贾政的谈话也陷入僵局。

    因为不管是李纨还是贾政,就算对贾元春有再多不满,一来贾元春如今身份不是他们想说道就能说道的。

    二来如今的他们在这样的情况下,于众叛亲离无异。

    早在当初抄家的时候,依附于他们的那些贾家族人便纷纷逃离,而至于从前宁荣二府在京都的人脉,这些日子的变故,众人也都是自扫门前雪,哪里还能帮他们往宫里递话。

    所以不管现在他们什么想法,却是无法和宫里说上话。

    而贾宝玉见两人沉默不语,心里虽然有些忐忑,但想起自昨晚开始,就再也没看到过自己怡红院那些丫头,虽说在贾政愤怒的脸色下有些怂,但见气氛实在凝结,于是干咳两声,转移注意力般的朝李纨开口。

    “我们临走时三妹妹托我给你们带了好些礼物,大嫂的我今日也一并带了过来,还有晴雯袭人她们的,只是不知道如今我的那些丫头们现在何处,我也好顺便让她们拿了。”

    尽量用只有李纨和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贾琏悄悄朝李纨挤眉弄眼。

    少年不知愁滋味,就算是刚才为着自己亲姐姐小忧伤了一把,这想到自己的丫头,贾宝玉也是一转眼的功夫,就抛之脑后。

    其实和贾政问起大观园被抄家的详情相比,李纨心里,更为担心贾宝玉的那些丫头。

    当日事发之际,李纨本就已经将整个大观园牢牢把控在自己手里。

    因此除了疯狂敛财,李纨并没有将下人的卖身契也收入囊中,因此事发之时,晴雯袭人一干人等,作为贾家的财产,也被列入充公的行列。

    而罪臣的家奴,通常情况都是会被拖到南城的奴隶市场,和其他人一起被卖出去的。

    一来李纨自顾不暇,二来对于李纨来说,那些丫头的命并不值得她关心,因此李纨带着贾家一干主子和卖身契在自己手上的贴身丫头麻溜儿的躲进娘家,剩下那些下人们,却是从未留意过。

    因此这会儿贾宝玉问起,李纨脸上便有些尴尬。

    毕竟按照贾宝玉的习性,当日走之前,可是对李纨千叮咛万嘱咐过,要好生善待他怡红院那些丫头的。

    “主子们尚且自顾不暇,那些个下人,又哪里顾得上。”

    有些心虚的转头,李纨用帕子掩了嘴,轻声开口。

    其实贾宝玉问出这话,只是想要缓和一下这屋子里的气氛,倒是并没有真的想过自己丫头的下落。

    毕竟贾宝玉如今也还只是少年,根本就不知道抄家的严重性。

    不曾想李纨这般神情,又是这番言语,贾宝玉一时真猪5,脸上原本带着的笑意也凝结起来。

    “大嫂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的那些丫头怎么了?”

    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开口,音量也不由自主提高,贾琏紧张的看向李纨。

    贾政原本还在想着今后如何,有着贾探春的和亲之功,当初出发之前,先皇可是还说过好处少不了他的,不知道新皇还作不作数。

    一下被贾宝玉的声音惊醒,因着对待贾宝玉惯常就没有什么好脸色,因此眉头紧皱,严肃的朝贾琏开口。

    “大呼小叫什么,也不分分什么场合吗?不过是些下人,都是贾家的物件儿,肯定是抄家的时候被一并抄走了,注意你自己的身份,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也值得你放到心上。”

    贾宝玉自小在脂粉堆里长大,贾政对此早有不满,如今见贾宝玉又为了区区下人这幅模样,心里的火气便是更浓。

    李纨虽说对贾元春并不待见,但怎么说贾元春也是宫里的娘娘,贾宝玉作为她的亲弟弟,这会儿被贾政教训了,少不得李纨又得劝上两句。

    因为李纨晓得,很多时候贾宝玉说的话,指不定比贾政还作数些。

    毕竟贾元春对贾宝玉的那种喜欢显而易见,可见其在她心中的分量。

    因此连忙召了自己贴身丫头过来,李纨轻声细语的朝贾政说情。

    “老爷息怒,宝玉本就是个心善的,那些丫头自小就跟着他,虽说是下人,但也是有感情的,如今问一句,也是应当的。”

    说着将自己身边的丫头召过来,李纨朝贾宝玉开口。

    “当日情景复杂,家里乱糟糟一团,老爷刚才说的正是当时的情况,他们是贾家的家生子,袭人也是贾家花了银子从外头买的死契,因此也是冲公了的,咱们家那时候算是罪臣之家,因此奴婢是要送到西城奴隶市场拍卖的,因此是当真不晓得下落了。”

    以下重复,一个小时后修改。

    只是可惜了这个痴儿,昨天回来得仓促,南安郡王进京就被皇帝召进宫里,贾政作为茜香国国丈,如今虽说身上没有功名,但皇帝也不会冷落了他,因此连带着贾宝玉,也是进宫面圣的。

    因此晚上回来的时候才会那么晚。

    也是由此,贾宝玉虽说听闻自己家被抄家,但却并不晓得事情的严重性。

    而怡红院诸位姑娘们的遭遇,也就不曾知晓。

    眼下听李纨说起贾元春在宫里的际遇,也是打心底里担心,只是不知道若是让他知道,除了晴雯之外,怡红院各丫头,包括袭人之内都被卖掉了,不知道他又会有何反应。

    晓得贾宝玉的痴性,贾政闻言也懒得解释,重重做到椅子上将桌上的茶一饮而尽,贾政脸色更加难看。

    “如何,亲家公和女儿可商量好了?”

    李家主院,李守忠一边朝外有看一眼,一边朝老妻开口。

    李守忠为人迂腐,倒是并不嫌弃贾家落败,只是贾政从贾家脱离,却是让李守忠十分不赞同。

    因着连带着李纨,这次回娘家,也是受了不小冷落。

    李守忠之妻闻言摇头,叹一口气,脸上满是愁容。

    “都怨你,当初非要将女儿说给贾珠那个短命的,嫁过去这才多久,又是守寡,又是被抄家的,她年纪轻轻,往后流言蜚语的,可怎么过。”

    抹抹眼泪,李妻想想这段时间女儿在家受的委屈,就忍不住心疼。

    李守忠可不只有李纨一个女儿,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李纨自小为人便木讷不讨喜,如今虽说在贾家历练几年,行事说话倒是大方得体不少,但总归已经不再是从前家里的掌上明珠,因此即便是在自己家,李守忠那些个小妾丫头的,可也没少冷嘲热讽。

    如今贾政和南安郡王回京,众人皆知,贾政庶出的那个女儿如今已经是茜香国的太子妃,父凭女贵,就算贾政再是个窝囊废,再扶不上墙,皇家为了避免让人心寒,也总会做出点儿什么表示表示的。

    因此也是趁着这次机会,不官是为了提高自己在家的地位,还是为女儿鸣不平,李妻说好不得也要指责李守忠一番。

    因为李纨回府的这些日子,遭受流言蜚语的可不单单只是李纨自己,连带着她这个做母亲的,也没少受到冷嘲白眼儿。

    被妻子一番话说得语塞,李守忠看一眼妻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也晓得这些日子自己因为贾家的事情迁怒于她是有些过分了,于是讪讪的侧过身子,却是不敢接话。

    里头李纨和贾政的谈话也陷入僵局。

    因为不管是李纨还是贾政,就算对贾元春有再多不满,一来贾元春如今身份不是他们想说道就能说道的。

    二来如今的他们在这样的情况下,于众叛亲离无异。

    早在当初抄家的时候,依附于他们的那些贾家族人便纷纷逃离,而至于从前宁荣二府在京都的人脉,这些日子的变故,众人也都是自扫门前雪,哪里还能帮他们往宫里递话。

    所以不管现在他们什么想法,却是无法和宫里说上话。

    而贾宝玉见两人沉默不语,心里虽然有些忐忑,但想起自昨晚开始,就再也没看到过自己怡红院那些丫头,虽说在贾政愤怒的脸色下有些怂,但见气氛实在凝结,于是干咳两声,转移注意力般的朝李纨开口。

    “我们临走时三妹妹托我给你们带了好些礼物,大嫂的我今日也一并带了过来,还有晴雯袭人她们的,只是不知道如今我的那些丫头们现在何处,我也好顺便让她们拿了。”

    尽量用只有李纨和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贾琏悄悄朝李纨挤眉弄眼。

    少年不知愁滋味,就算是刚才为着自己亲姐姐小忧伤了一把,这想到自己的丫头,贾宝玉也是一转眼的功夫,就抛之脑后。

    其实和贾政问起大观园被抄家的详情相比,李纨心里,更为担心贾宝玉的那些丫头。

    当日事发之际,李纨本就已经将整个大观园牢牢把控在自己手里。

    因此除了疯狂敛财,李纨并没有将下人的卖身契也收入囊中,因此事发之时,晴雯袭人一干人等,作为贾家的财产,也被列入充公的行列。

    而罪臣的家奴,通常情况都是会被拖到南城的奴隶市场,和其他人一起被卖出去的。

    一来李纨自顾不暇,二来对于李纨来说,那些丫头的命并不值得她关心,因此李纨带着贾家一干主子和卖身契在自己手上的贴身丫头麻溜儿的躲进娘家,剩下那些下人们,却是从未留意过。

    一来李纨自顾不暇,二来对于李纨来说,那些丫头的命并不值得她关心,因此李纨带着贾家一干主子和卖身契在自己手上的贴身丫头麻溜儿的躲进娘家,剩下那些下人们,却是从未留意过。

    一来李纨自顾不暇,二来对于李纨来说,那些丫头的命并不值得她关心,因此李纨带着贾家一干主子和卖身契在自己手上的贴身丫头麻溜儿的躲进娘家,剩下那些下人们,却是从未留意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7kwx.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