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喻家三爷视我如命 > 第81章 新邻居是喻以尘
  奶奶的,喻以尘。

  有生之年,纪慕依从没有想到,她家的狗子,居然,叛变了!

  喻以尘一身休闲舒适的常服,看到纪慕依时眼中闪过一丝光彩,稍纵即逝。

  凉风阵阵,喻以尘的目光落在纪慕依单薄的身上,不禁皱了皱眉。

  “喻总,好巧啊。”纪慕依不尴不尬地打着招呼。

  天可怜见的,纪慕依发现自从她回国之后,说过最多的话就是——喻总,好巧啊。

  喻以尘不语。

  纪慕依以为喻以尘要走,十分乖巧地往一边一闪,让出一条路来。

  但是,谁能告诉她!

  为什么牛奶一脸兴奋地盯着喻以尘,尾巴都快摇到天上去了!

  奶奶的,牛奶不会是只母狗吧?

  纪慕依暗搓搓地想着,没有发觉喻以尘正缓步向她走来。

  直到纪慕依被熟悉的雪松气息包围,她想要逃离时,已经来不及了。

  喻以尘将自己的风衣披在了纪慕依身上。

  纪慕依下意识地颤了颤身子。

  她想逃了。

  “喻总,您先忙,我还有事,我先……”

  “纪慕依。”

  喻以尘声音低沉,带着微微的颤意,似乎是一字一顿地说出来的。

  纪慕依的眼眶一红,视线瞬间模糊了。

  她蓦地想起了从前,那时候,她被学校的男生看不起,一个人偷偷地躲在公园的滑梯下发呆。

  她甚至都不知道,当时眼睛看不见的喻以尘是怎么找过来的。

  纪慕依见到他时,喻以尘的额角满是汗珠,他毫无焦距的瞳孔满是惶恐,气息凌乱得不成样子。

  “纪慕依。”

  那时候,喻以尘这样叫她。

  人大概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当没有人安慰的时候,可以将自己所有的情绪都收敛好,装作一副我很好,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但是,一旦有人安慰,哪怕只是叫了名字,满腹的委屈都像是止不住的洪水卡在喉头,怎么也咽不下。

  喻以尘只是叫了她的名字,她就哭得不成样子。

  现在想来,那大概是一种下意识的依赖。

  因为知道眼前的人不会离自己而去,因为在这个人面前,即使他什么都不做,她都会感到安心。

  哪怕过去了这么多年,就如同现在,喻以尘这三个字一说出口,纪慕依所有的委屈都涌在了喉头。

  不能,不能转身。

  会掉眼泪的。

  纪慕依努力地调整着自己的情绪,只是站在原地,没有离开,也没有靠近。

  半晌。

  纪慕依回头的时候,已经收敛了情绪,看向喻以尘的眼神没有丝毫破绽。

  “喻总,我叫时慕。”

  她笑笑,像是好心提醒。

  喻以尘静静地看着她,一双茶色的眸子深不见底。

  纪慕依莫名地感到心虚。

  想要将外套脱下来还给喻以尘就溜走,刚要拿下身上的外套,就被喻以尘抓住了手腕。

  冰凉的手顺着她的手腕传递到她全身各处,纪慕依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披着。”

  喻以尘声音有些冷,目光复杂,带着纪慕依看不懂的情绪。

  可能是骨子里有着对喻以尘的忌惮,纪慕依真的没有再去脱下外套。

  “喻总,您怎么在这?”

  纪慕依本来是没话找话,但是问题问出口之后,才注意到一个盲点——喻以尘的家不是距离这里十万八千里远吗?

  难道有钱人家都喜欢来这么远的地方买……

  纪慕依看了看喻以尘购物袋里的东西。

  菜?

  喻以尘挑了挑眉,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眸色微亮。

  “嗯。”

  男人低低地应了一声,

  “嗯”!

  嗯?!

  “嗯”是什么回答?

  纪慕依有点摸不到头脑,却发现喻以尘提着购物袋,往纪慕依公寓的方向走去。

  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纪慕依愣在了原地。

  走出去没几步,喻以尘高挑的背影转身。

  眼神中带了询问,他淡淡地看着纪慕依:“跟上。”

  十分钟后。

  纪慕依的脑子一定是坏掉了,要不然就是她现在在做梦!

  不然的话,她现在怎么可能和喻以尘并肩走在回她的公寓的路上?

  不对劲,哪里都不对劲!

  路上,两人没人说话,气氛说不出的诡异。

  “我很少穿常服。”

  喻以尘没头没尾的说了这样一句话。

  纪慕依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回神后知道喻以尘是在跟她搭话,她急忙地应了一声:“是吗,那挺可惜的。”

  确实有些可惜,喻以尘穿常服还挺好看的。

  不知道自己说的这句话哪里惹到喻以尘了,喻以尘的气场瞬间冷了几度。

  奶奶的,可真是位祖宗啊。

  “你,不是说喜欢西装?”

  我什么时候说过……

  纪慕依刚想反驳喻以尘的话,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瞳孔瞬间放大。

  想起来了,那时她的高中毕业典礼,纪慕依确实任性地说让喻以尘穿西装去祝贺她的。

  可是,那时候是有人告诉她,毕业典礼当天,如果有男孩子穿着西装向她送花,那个人一定会长长久久地陪在她身边。

  出于这个难以启齿的原因,喻以尘皱着眉打领带时问她原因,她支支吾吾地说,她喜欢西装。

  ……

  那似乎,都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纪慕依愣愣地回神,眼神中带着抵触。

  “喻总,我没说过这种话。”

  在他面前,她只是“时慕”,“纪慕依”在跳下悬崖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喻以尘很高,即使纪慕依的个头不差,也只是到喻以尘肩膀的位置。

  彼时,喻以尘垂着眸子看她,长长的睫毛洒下一大片的阴翳。

  她不承认,他看得出来。

  没有再说什么,喻以尘继续往前走,到了纪慕依公寓楼下时,居然丝毫没有停顿地去坐电梯!

  纪慕依这次是真的慌了,她赶忙进了电梯,看了一眼喻以尘按的楼层数——是她在的那层!

  “喻、喻总,我觉得深更半夜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好!”

  纪慕依说得义正言辞,一双桃花眼黝黑,像是受了惊吓的小鹿,可爱得紧。

  喻以尘挑了挑眉,似乎心情不错,嘴角噙着笑意。

  他声音很闷,像是从胸腔里发出来的:“哦?孤男寡女?”

  纪慕依认真地点了点头,满眼的防备之意。

  “叮——”

  电梯铃声响起,纪慕依看了一眼楼层数,到了自己的楼层了!

  纪慕依慌张地想要说些什么,喻以尘似乎没有看到,略过纪慕依,径直地往纪慕依的房间门口走去。

  “喻总!您堂堂一个总裁,深更半夜的强闯独居女生公寓,您不怕记者报道出去,说您是色狼,是衣冠禽兽吗?!”

  纪慕依急忙来到她的公寓门口,堵住了门,大声威胁喻以尘。

  喻以尘停在了纪慕依面前。

  就在纪慕依以为自己的“威胁”起作用时,就听见“咔哒”一声。

  喻以尘用一把钥匙,将她隔壁的房间门打开了。
    宴肆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7kwx.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