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穿成反派的恶毒妻 > 第142章 我依仗的就是他
    《穿成反派的恶毒妻》来源:https://www.7kwx.com
  姚敏目光一顿。

  “如果你敢辜负他,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似想起江画榆以前的那些放荡行径,姚敏语气微沉,一双眼睛眼神锐利的盯着她。

  “你放心,我是昱笙的妻子,我绝不会辜负他。”

  江画榆神色自若,语气却十分坚定。

  这让姚敏面色好了不少。

  原文中对反派的病情没有着重描写,但江画榆怎么都没想到谢昱笙幼年竟遭受过这样的事情。

  怪不得他跟父母关系十分冷漠。

  进组的时间推迟,江画榆想起昨晚谢昱笙的异样,决定去谢氏探班。

  她带上了自己做的甜品,到了谢氏门口就看到了被堵在门口的汪雨姗。

  “我想你们肯定搞错了,我跟谢总真的是认识的。”

  谢氏集团的前台一脸礼貌的微笑。

  “不好意思汪小姐。”

  汪雨姗:“……”

  江画榆差点没笑出来。

  谢昱笙这人还真损。

  但想起他幼年的遭遇,江画榆就笑不出来了。

  她过来不是为了看任何人笑话。

  “江画榆!”

  汪雨姗一眼就看到了江画榆。

  她出入谢氏畅通无阻,自己却连楼都上不去,这让汪雨姗无法接受。

  江画榆头也没回。

  “是不是你让昱笙不见我的?你不觉得你这么做太过分了吗?枫姨是昱笙的亲妈,你以为这样就能断了他们的母子情分吗?”

  汪雨姗是故意的。

  她想故意激怒江画榆。

  但没想到江画榆丝毫不为所动。

  “我没有让昱笙做任何事情。”

  江画榆扭头用余光看了她一眼。

  “他不见你是他自己的事情。”

  汪雨姗被她这样漫不经心的态度气得浑身发抖。

  这是她第一次被江画榆气成这样。

  “江画榆,你凭什么?你依仗的不过是昱笙的态度!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

  江画榆这才转身看她,眼神格外凉薄。

  她轻笑了一声。

  “是啊,我依仗的就是他。”

  汪雨姗:“……”

  “你不要脸!”

  她以为她会生气,会恼羞成怒,没想到她承认的十分坦然。

  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不敢当。”

  江画榆看了她一眼,语气格外冷漠。

  忽的听见大厅外传来了喧哗声。

  “我要见江画榆!江画榆肯定在这里!我们在星娱找不到她,她既然是谢氏总裁夫人,总要到谢氏来的吧?”

  “我的女儿!我苦命的女儿啊,就这么年纪轻轻的,一辈子都毁了!”

  外面那人说话颠三倒四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江画榆的父母。

  江画榆跟晏默对视一眼。

  “江画榆,找你的?”

  汪雨姗眉头微挑,眸底的幸灾乐祸。

  “你乡下的养父母?”

  江画榆看了她一眼,把手里的甜品递给晏默,晏默接了过来。

  “我去看看。”

  晏默有些担心。

  “我跟你一起去。”

  汪雨姗赶紧拿出手机开启视频录制,眸底光芒闪烁。

  江画榆看到汪雨姗眼底的幸灾乐祸,但没理她。

  汪雨姗撇了撇嘴,赶紧跟上。

  “我找江画榆,我给你跪下了!”

  江画榆过去看到一个眼生的女人,她不由皱了皱眉头,但对方看到她,一双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我知道你一定会到这里来的!”

  谢氏大堂的两个保安死死的压着一个陌生的女人,女人神色狰狞,目光贪婪。

  江画榆觉得她看上去有些眼熟。

  但她确定不管是她,还是原主,都不认识这个人。

  不过对方很快自报家门。

  “江画榆!你就是江画榆吧!你长得那么漂亮,就跟电视里面看到的差不多,我一定不会认错人的!”

  她语气谄媚,江画榆下意识皱了皱眉头。

  汪雨姗也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不过对方很快反应过来,瞬间变脸。

  “我是甜霜的妈妈,你不知道我们家甜霜从小过得有多苦!”

  江画榆神色陡然变得十分冷漠。

  时甜霜的案子一直是谢氏的律师去接洽的。

  江画榆知道以谢昱笙的性格绝对不会轻易饶了她,所以她完全不用怕时甜霜会逃脱法律的惩罚。

  不过时甜霜聪明点的话说不定会从精神方面入手。

  果然来了。

  “我的甜霜啊!我可怜的甜甜!”

  女人嘴里不停的干嚎,眼里却没有一点泪水。

  “要不是被那个天杀的欺负了,我的甜霜也不会患上了抑郁症。江画榆啊,你不也没事吗?求求你放过我们甜霜吧!”

  汪雨姗精神忍不住一震!

  前不久那个叫“时甜霜”的女艺人因为私人恩怨给江画榆泼硫酸的事情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她也有所耳闻。

  当然,汪雨姗对这件事情记忆深刻完全就是因为谢昱笙给江画榆挡了硫酸。

  这件事让尹枫对江画榆的芥蒂更深了。

  “你是时甜霜的妈妈?”

  汪雨姗主动开口问道。

  女人看着汪雨姗,神色有些警惕。

  “对呀,你是谁?我要找江画榆,你让开!”

  汪雨姗语窒。

  “时甜霜涉嫌故意伤害罪,属于公诉案件,是谁告诉你可以跟我求情的?”

  江画榆冷着脸问道。

  女人似乎没意识到江画榆竟然这么不好糊弄。

  “可是你不是没受伤吗?”

  女人很显然被人提点过。

  她的眼神晦暗阴翳,看得人十分不舒服。

  “我的甜霜从小就很苦,好不容易她长大了,过上了好日子,又碰到这样的事情!是我这把老骨头没用,如果你一定要追究,就让我替我的甜霜去坐牢吧!”

  “你起诉我吧!”

  女人被两个保安死死压住,一屁股坐在地上胡搅蛮缠。

  江画榆皱了皱眉头。

  就在这时,听到一个低沉的男声。

  “起诉她。”

  时母的声音戛然而止。

  她连忙从地上爬起来。

  “你们答应了!”

  她脸型瘦削,面色蜡黄,颧骨高耸,眼珠子瞪得极大,看上去有些滑稽。

  谢昱笙眸光漆黑,江画榆下意识看向他,就见他唇角微勾。

  他身边的刑特助立即上前询问。

  “女士,您闯入我们公司闹事的行为构成了寻衅滋事罪。如果您执意如此,我司保留追责的权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