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公主有座图书馆 > 第399章 信
    《公主有座图书馆》来源:https://www.7kwx.com
  进入沈宅,一路走来,仿佛置身山涧峡谷。

  绿色遍地,知名的不知名的花儿开得肆意盎然,好像它们都忘了现在是秋天,卯足了劲儿也要开出一院子的团团锦簇来。

  饶是楚流云这般见多识广,也没见过被天地独爱的这一份花园。

  至于白氏的话,楚流云微微一愣,笑变得淡了些。

  他说:“在下或许知道如悦为何不开心,这几日见她都未去翰林院,在下心中免不得担忧起来,这才冒昧来访,希望没有给伯母添麻烦。”

  出身大家的氏族公子,言谈举止落落大方,话语间进退有度,礼貌地给对话的人,贴心地留出了反应的空间。

  无论是谁和他对话,都会感受到春风拂面之感。

  白氏点点头,暗道这是一个好孩子,或许是自己想多了。

  其实白氏这些日子来每晚都睡不着,看到沈如悦一天天地瘦下去,她逐渐带上了一些焦灼。

  她知道张夫人的性子柔软,也拿不出什么主意来,玲儿天真烂漫,很多事都不懂,告井离乡的白氏陷入了悲痛。

  碰到楚流云,她便不由得将自己的担忧全部倒了出来。

  白氏作为一个母亲,有着天然的直觉,她觉得眼前的年轻人,应该对沈如悦的状况知道一些。

  奈何楚流云的嘴严实的很,根本撬不出来,她只能亲自将人送到了沈如悦的房门口。

  说:“楚公子,那就麻烦你好好劝导一下如悦了,她这个样子,我实在是放心不下。”

  楚流云双手抱拳行礼,说:“伯母放心,在下定当竭尽全力。”

  房内,沈如悦无言地揪着手帕上的绢花,坐在桌子旁,看着满桌子的点心和水果有些不耐。

  白氏和玲儿担心她吃不下东西,还特意送了好些零嘴和水果来。

  这个秋天,水果早就落地了,市面上卖的价格都不低,全家的水果肯定都送到自己这里来了。

  她瞬间觉得有些乏味,想将水果扒拉到地上,眼不见心不烦,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好歹是母亲他们的心意。

  就在这一个停顿间,楚流云提着一篮子的小玩意儿推开了房门,逆着光线走了进来。

  萧漠北和楚流云的身形其实有些相似,在逆光下,更是没有区别。

  沈如悦这几天都处在黑暗中,玲儿要点蜡烛,她也不让,久不见阳光,猛地看到,还有些不适应,眯起了眼。

  “不是说不回来吗?”

  沈如悦撇过头,心中越发烦躁,多日来积累的怒气和委屈让她扁了扁嘴,但她心里又想着不能让萧漠北觉得自己这么难哄,就娇嗔了起来。

  结果,来人一直站在门口,既不进来也不说话。

  “还愣在那里……”

  沈如悦有些别扭地回头,想叫对方进来,结果这回没有了刺眼的阳光,她看清了,来人是楚流云,并不是她以为的萧漠北。

  “是你啊。”

  沈如悦又气鼓鼓地趴了下来,满脸写着失望。

  楚流云这才迈开步子走了进来,他说:“抱歉。”

  这个声音是温和的,带着暖意的,和萧漠北微冷的声线天差地别。

  沈如悦想:若是一开始就说话,或许她就知道,来的是楚流云不是萧漠北了,谁让她心里还存着期待呢?怪不得别人。

  她想明白了,无所谓地摆摆手:“你跟我道歉干什么?是我认错了人,跟你又没有关系。”

  她掐着自己的掌心,在心中暗示自己不要在乎不要在乎,深吸一口气,却还是发现自己无法释怀。

  沈如悦低着头,呐呐道:“我还是好难受。”

  她从不轻易表达自己的悲伤,现如今却陷入了不能自拔的死循环,沉浸在一行短短的字中,审视自我,越发难过。

  她愿意在楚流云面前示弱,也正是因为,二人之间有了秘密,那是不能告诉母亲和他人的,她不想让其他人为自己难受。

  而楚流云不一样,他亲眼看到了自己的狼狈时刻,因此,在对方面前,她能卸下假装坚强的面具,叹一口气,真的承认一声自己很难过。

  楚流云坐下来,说:“你应该等他回来再仔细问问。”

  “他回来了,我也不想看到他。”

  沈如悦气鼓鼓地抿唇嘴唇有些泛干,她不自觉地伸出舌尖舔了舔。

  三天前,沈如悦在翰林院收到了萧漠北的回信,上面只有一行字,写着“不必等了,既然楚流云更能帮你,那你们假订婚也可以的,我不在乎。”

  满怀期待地等了一段时间,得到的竟然是这样的回复,沈如悦的眼睛都被那四个字“我不在乎”气红了。

  正好,信是楚流云帮她拿进来的,将她的窘态全部收归眼底。

  沈如悦没想到来信上会写着这样的话,嘴角的弧度慢慢地垮了下来,她将信纸揉作一团,生完气后,她又觉得没必要。

  又将信纸打开,仔细看过后,确定了这就是萧漠北的字迹,她建设的心理防线顿时坍塌。

  她也并不是坚强到无坚不摧,楚流云将这封信递给她的时候,她的世界是欢欣雀跃的,无数泡泡将她环绕起来,隔绝了外界那些声音。

  楚流云十分贴心地没有问她怎么了,而是在她冷静下来后,提议:“如悦,是时候做出选择了,科举在即,你需要一个婚约,而我是最好的选择。”

  原本沈如悦是坚决不同意的,但现在,她从嘴里尝到了一些苦涩,过去的坚定立场好像开始动摇起来。

  但她还是没有一口答应下来,而是说:“让我再想想。”

  这几天里,沈如悦想过自己亲自去找萧漠北把话问清楚,什么是不在乎。

  就算是假订婚,他难道一点儿都不生气吗?

  为什么要这么说?她不想假订婚,不想让萧漠北的身份变得尴尬,但这就是对方的态度?毫不在意?

  沈如悦气得睡不着,但还是没有撕掉那封信,而是藏在了自己的枕头下,等着萧漠北回来了,亲自摔在他脸上。

  知道母亲和玲儿找到城北大营的时候,沈如悦心中更别扭了,但她什么也不能说,不想让家人担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