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1277章 “乌灵”与“造化”(6更)
    《异世无冕邪皇》来源:https://www.7kwx.com
    黑色的漩涡,漆黑的虚无,当风绝羽第一脚迈入至阴本源空间的时候,第一时间感觉到的就是苍凉、悲切、痛苦、幽怨、伤感、恼火、森冷与荒凉……

    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犹如潮水般的涌入到识海深处,他的脑海中情绪千变万化,愤怒与杀戮在周身蔓延凝聚。

    好可怕的地方啊。

    风绝羽保持着些许的冷静和镇定,脑门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与五行本源空间截然不同的是,至阴本源空间中所蕴藏的负面情绪实在是太可怕了,可怕到足以影响他的心境。

    尽管风绝羽现在还保持着一丝冷静和镇定,但他知道,自己绝对无法在至阴本源空间当中待上太长时间。这是因为,至阴本源空间,本就是阴暗的一面,所有阴暗的存在都聚集在一起。

    时间不多了,风绝羽也懒得再看,眼下最关键应该把至阴、至阳两种神力本源的基础打牢,然后再筹备等待金阳小劫降临。

    顺手抓来一团黑色的气团之后,风绝羽直接抛进了洪元空间当中,他只依稀知道,这个本源神力的名字为“乌灵”。

    紧接着,风绝羽运转九大周天,回息养气,再度打开了至阳本源空间。

    与至阴本源空间截然相反的是,至阳本源空间中给风绝羽带来的是自信、兴奋、憧憬、向往、阳刚、明烈等等诸多的正面情绪。

    风绝羽这才明白过来,五行本源是纯正的灵性本源,而至阴至阳本源却是可以影响人的心境,以正反两面磨炼身心。

    五行本源修的是肉身、至阴至阳本源修的是神念。

    七德齐集一身,才算是完整。

    有句谚语说的好:不经冬寒、不知春暖。

    没有进入至阴至阳本源空间,风绝羽知道自己这辈子都别想知道至阴至阳本源存在的意义,更加不会了解七德一身的好处。

    顺手带出一枚至阳本源,名为“造化”。

    “乌灵”,本源排行,人位:六十八。

    “造化”,本源排行,天位:四。

    让风绝羽无比振奋的是,他随手这么一抄,居然弄到了一枚天位第四的至阳本源,这是他有史以来得到的等阶最高的本源,天位第四,比玄重本身还要高上一阶。

    “你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玄重话了,语气当中有着明显的羡慕和气愤。

    他羡慕的是风绝羽运气好到家了,连第四本源都能弄到手;而气愤也确实存在。

    本源与本源之前有等级排行,本源灵气也互有比较,从灵性的浓郁程度来看,“造化”比“玄重”还要高上一阶,气息上也高了一截,让玄重倍感压力。

    风绝羽嘿嘿一乐,担心道:“要是运气一直好到能顺利冲阳就好了。”

    玄重正色道:“希望如此,否则我的金身就没着落了。”

    “你会开玩笑了,这是进步。”

    此后,风绝羽开始同时融合“阴煞”与“乌灵”、“幻灭”与“造化”……

    ……

    “什么?你再说一遍?七星剑奴死了?人呢?我问你人呢?”

    轰轰轰轰轰……

    无辰山后山的洞府中,剧烈的能量波动不断的从欧阳辰航身上散出来,强烈的神力动荡,把洞府中的所有摆设、家饰悉数变成了粉末。

    恐怖的气流回荡在洞府里,这般强大的神力变动让欧阳辰起、欧阳辰忠肝胆欲裂。

    欧阳辰航的脾气本就不好,身为大哥平常的时候便容易向人火,可在他没有达到冲阳镜之前,对两个兄弟还算客气,他们本以为随着境界的提高,欧阳辰航的脾气会慢慢变好,可惜不是,欧阳辰航的脾气非但没有转好,反而变本加厉。

    尤其当他听说七星庄被毁,周谨山等人下落不明的时候,更是勃然大怒。

    顶着莫大的压力,欧阳辰起、欧阳辰忠苦不堪言,七星庄被毁一事说起来跟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他们只是负责传达欧阳辰航的命令,也不负责看管阁楼中的关押之人,为什么对我们这么大的脾气?

    二人气不过,却也不敢吱声,只能听着欧阳辰航像一头了狂的野兽一样咆哮。

    挺一挺,过去就好了。两兄弟这样劝慰着自己。

    终于,欧阳辰航平静了下来,归要究底,事情已经生了,他需要思考解决的办法。

    正在这个时候,洞府门口走进一个年迈的老者,身着一件白色的长衫,花白的头梳理的极致整齐,头上束着一截星辰冠,举手投足之间仙风道骨。

    “辰航,你怎么又脾气了?”

    整个浩宇天门,也就此人敢如此跟欧阳辰航说话,因为他就是欧阳辰航的亲生父亲,欧阳天敌。

    虎父无犬子,欧阳天敌当年就是盛名早负的南境天才之一,百年前有欧阳天敌,现在浩宇天门更有欧阳辰航。

    “父亲大人。”三兄弟见状,连忙向欧阳天敌施礼。

    欧阳辰航更是走下拾阶道:“父亲,人丢了。”

    “什么人丢了这么大的脾气?”欧阳天敌问道,旋即便是一愣,眼神中露出了凝重之色:“你是说七星庄出事了?”

    欧阳辰航点了点头,道:“周谨山被人救走了,七星剑奴全部战死,不久前我听说吴不庸回到了宏图内围,我怀疑此事就是他干的。”

    欧阳天敌凝重道:“不太可能,吴不庸厉害不假,但七星剑奴最近几十年来少有敌手,更何况他们有七星剑阵辅佐,一般的旋照巅峰别说杀了他们,就算想逃出七星庄也不可能,这件事会不会是风绝羽干的?”

    欧阳辰航摇了摇头:“据我所知,风绝羽虽然天赋异禀,但他还在吴不庸之下,除非他们二人联手。”

    欧阳天敌想了想道:“事关重要,千万不要马虎,无论是谁救走了周谨山等人,势必会在第一时间回到各自的宗门,我当初让你把他们关在七星庄就是为了远离内围中土,他们是多久以前出事的?”

    “两天前。”欧阳辰起答道。

    “两天?还来的及,我现在就命人到回返云剑的必经要道阻拦,能找到最好帮你拦住,辰航,你打算统一南境的事,长者堂没有意见,但是他们不会给你协助,为父已经准备加入长者堂,但是还没有昭告天下,这次还可以帮你,不过你要知道,此事关系到南境的动荡,万一他们逃回了云剑天门和吴宗,东窗事,长者堂定会置之不理,届时为保浩宇天门的安危,不受两大天门的共同诛讨,你要做好独自担当的准备啊。”

    欧阳天敌语重心长的说着,把所有该考虑到的都考虑了进去,欧阳辰航微微动容:“父亲,你放心,我现在就命人打探,倘若他们还没有回到云剑和吴宗,请父亲下令派人阻杀。”

    欧阳天敌摇头道:“风绝羽和吴不庸皆是旋照巅峰高手,想阻杀他们谈何容易。”

    欧阳辰航阴森道:“杀他们当然不容易,但是周谨山等人有重伤在身,无法动用神力,如果父亲派出几名修为达到入尘境的高手施以偷袭,拼着一死也能将他们就地处死,到时候风绝羽和吴不庸就算有百口也莫辩了,当然,我们更可以将此事嫁祸在他们身上,说他们知道周谨山等人未死,杀人灭口。而我现在就去让吴不才说服吴翁德,这几日他已有松动,这次再让吴不才尽量游说,原本的计划还可以如约进行。”

    听着欧阳辰航的毒计,欧阳辰起和欧阳辰忠微微色变,这个大哥向来诡计多端,但没想到如此狠毒。

    挑拨两大天门争斗,坐收渔人之利,嫁祸栽赃、暗算偷袭,无所不用其极,当真阴毒的很。

    欧阳天敌默默的看着自己的儿子,眼中却是露出了赞许之色:“好,既然你有雄心壮志,为父自当助你一臂之力,不过你是否想好,倘若东窗事,两大天门问罪浩宇,你该如何是好,这退路必须想的一清二楚才行。”

    欧阳辰航闻言放声大笑,猖狂道:“哈哈,父亲,这你就不必担心了,倘若真的东窗事,又没有让云剑和吴宗翻脸,我就离开浩宇天门,到时候我做的一切都跟浩宇天门无关。”

    欧阳天敌正色道:“可是到了那个时候,你将会成为南境武道的敌人,杀你的人将多如牛毛。”

    欧阳辰航不屑道:“那又如何,如今我欧阳辰航已达冲阳之境,南境高手虽多,但能奈何我者屈指可数,只要不是两大天门的长者堂出手,我会怕他们?”

    欧阳天敌闻言,终于放心的点了点头:“好,你想好了退路就好,去吧,做你该做的、想做的事,你放心,就算到时候南境高手杀了你,为父向你保证,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为你报仇,无论是谁,也不能动我的儿子。”

    欧阳辰航躬身挺步,转瞬间离去,此后欧阳天敌默默了看了一会儿,突然道:“冷星、寒月,你们去七星庄附近搜查谋杀七星剑奴的凶手,切记,一旦现周谨山等人,格杀勿论。”

    空荡荡的洞府门口,两道流光如箭射去……

    ps:艾玛,为了完成承诺,写了整整一宿没合眼,累死了,战师还没有更,再去弄战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