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1345章 血月偷天咒
    剑势起、血月生,黑云之下,末天流的剑宛若一道凄迷了昏暗大地的一道血光冲天而去,照亮了方圆数里的地带,那朦胧着血色、散着腥气的血光,骤然刺向了风绝羽的胸膛。

    这一剑只是一招普通的武技,由末天流施展出来,却爆出耀眼的光芒,好似剑破苍穹一般,弑天、诛地,无所不能。

    剑快,非比寻常。

    风绝羽一路修炼而来,见识过不少的高手,暂且不去考虑他们之间的实力相差多少,只拿自己做基准衡量,这是他遇到最强劲的对手,没有之一。

    末天流的剑很快,血光散、天地暗,如万般针芒锁定了风绝羽。

    而风绝羽也是剑道高手,长年运剑、人剑早已合一,剑便是他,他便是剑,既然决定要战,那就是战出个榜样。

    风绝羽没有惧怕,反而心中荡起了昂然的战意,那末天流夸夸其谈,声称十招之内击败自己,好大的口气,那就撑过十招,看你还有何话说。

    他谨慎的微垂其头,下颚轻轻一点,邪之火源涌向双目,爆出火眼金睛的透锐之光,身形扭动间如无风之浪,一层平波涟漪荡漾而开,就在此时,大圣王臂王所化玄重之剑已经在他的手里伸长,变成了一道金光,迎着那剑尖强势突进而去。

    “当!”

    两柄长剑的剑尖分毫不差的撞击在一处,响起了悦耳却又令人神魂激荡的脆响,强剑强突,两大招手所长尽展,竟在一时间无分出个高下来,剑尖一触即偏,分别朝着各自的前方错过,二人也是平地一字长驱直入的错肩而出。

    风绝羽没有惊愕,那是因为他早已料到末天流不好对付,而末天流却是流露出讶然的表情:“咦?怪了,此人的剑法群,不似冲阳境应有的修为,他的剑也是非凡的金宝法器,怪不得可以杀了苏野、激怒苏大蛮王。”

    心有所想,末天流在错身之际,习惯性的便是拍出一掌,这一掌凌空拍击,洒下血雾一片将风绝羽牢牢笼罩起来。

    灵法?

    风绝羽如临大敌,每一招一势都留有了余地,阳神不断的在神念之体滴溜溜的转动,使其神识可以得到最大化的挥。

    没错,这是血族一脉的灵法,蔽日血雾,旨在蒙蔽敌人的视野,随后再以强大的武技偷袭,一直无往不利。

    可是风绝羽毕竟也不是孬货,他的火眼金晴一直伴随着亡命天涯使用,从未停息过,灵法施展的次数越多威力便越强大越随意越是从容,再加上他的邪之火源乃是由两大天位本源融合而成,小小的障眼之术还不会给他带来沉重的负担。

    精光四射间,风绝羽看到了血雾中灵蛇吐芯般的一剑,他连忙朝右侧闪躲,并挑腕立剑将末天流的剑隔开,当的一声脆响之后,风绝羽同样是习惯性的使出了连珠火球。

    突突突……

    十二火弹从袖管里连珠射出,转瞬间又是十二直轰末天流的面门,跟着第三个十二连排打出,再来十二分射四面八方封住去路。

    风绝羽这般施展火珠术简直如火神下凡,从容无比,丝毫不见拖泥带水,眨眼的功夫,末天流已经被数十火球围在中间毫无去路。

    “开。”好一个末天流,临危不惧,面对数十火球,他只是轻轻的震动双臂,身上的那件紫蓝长衫上爆出耀眼的血气。

    “血河甲!”一层厚实的神力铠甲在他的体表转瞬成形,数十火球打在上面,尚未炸开,便被一一的弹射了出去。

    “好一件玉宝法器。”风绝羽慧眼如灯,一下便瞧出末天流身上穿的法衣不凡,数十火球,不伤毛,哪能差得了。

    如此两招已过,二人都没占着便宜,末天流倒也不急,嘴角一勾,身形顿时遁入到血雾中不见其踪迹。

    遁术。

    风绝羽豁然清醒,长衫摆动裂风作响,一股充沛澎湃的神力本源由自身为圆点中心向四面八方徐徐荡开,紧跟着便现了末天流的位置,长剑呼啸刺去。这一剑又疾又快,后先至,末天流无比自信风绝羽逃不出血雾的范围,但没有想到他居然能看破自己的障眼法。

    他已看出风绝羽手中使的是金宝法器,威力不凡,此刻被风绝羽抢了先机,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

    诸界战主虽然个个都是身手敏捷、桀骜不驯之辈,但毕竟不是傻子,他们知道何事可为、何事不可为。

    眼下就是不可为之事,那风绝羽招招后、频频先至,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原以为这是临危受挫义无反顾拼的你死我活的举动,可三招下来每次都一样,末天流就有些郁闷了。

    不仅郁闷,还十分愤怒,末天流放下豪言十招之内战败风绝羽,让他卑躬屈膝,如今数招已过,风绝羽非但没有落入下风的感觉,反而招招反击得逞,逼的他手忙脚乱束手无策,对于个一个诸界战主而言,简直就是莫大的耻辱。

    二人叮叮当当的打的热火朝天,越战越是精彩,奇招异术层出不穷,十招转眼便至,眼看着就要出了十招大限,风绝羽依旧龙精虎猛,没有丝毫败北妥协的迹象,末天流不急都不行了。

    “好一个风绝羽,没想到你有如此高的身手,末某小瞧你了。”他拿言语称赞着,句句自肺腑,倒不是他欣赏风绝羽,而是被逼无奈,借此来掩饰自己夸下的海口,与此同时,也是故意在吸引风绝羽的注意力,好让他无法挥越来越好。

    风绝羽沉吟一笑,脸上露出灿烂好战的笑容:“承蒙夸奖了,风某命在旦夕,自不会甘心伏,你想要我的命,我就拿你的命,如此谁也不欠谁。”

    “好大的口气。”末天流凭空一定,身形暴退十丈,暂时与风绝羽拉开了距离。

    这种景象出现,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末天流与风绝羽惺惺相惜,不想再以命相搏,另外一种,用风绝羽的话来说,他有可能要放大招了。

    至于什么大招,马上就会知道。

    风绝羽明白,末天流这种人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溜掉,他会用尽一切办法把自己留下,至于先前的十招承诺,那就是个屁,末天流不会在乎,而风绝羽更加不会傻到听敌人的承诺。

    “十招已过,末某本应放你离开,可是你这小子关乎一件金宝法器,这就怪不末某了。”

    果然。

    风绝羽早就料到,毫无意外道:“早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我压根就没往心里去,想留住我,拿出你的本事吧。”

    末天流气的鼻子都歪了,说了半天,人家可是一句话的当都没上,反而越战越勇、越战越睿智,末天流终于明白,眼前这个小子很不好惹,他之所以能杀了苏野,凭的不是投机取巧,而一身精湛的本领。

    五行灵法,末天流就从来没见过有哪个人使的如此纯熟、不相上下过,此时的末天流心里充满的怀疑就是,这人是不是自修灵法神力的高手,否则怎么哪一种都像是他的本命本源呢?

    末天流猜对了,但是风绝羽也不会给他求证的机会,一语落下,末天流抖腕甩出一排剑芒,剑光充斥着腥浓的血气,如同一条条刚刚吞了野熊的狂蛇,把肚子里的腥气全部吐出来一样。

    一排剑芒,个个锋利无比,一字排开,映的天地都散着深邃的红光。

    末天流站在剑芒之后,将剑刃咬在嘴里,双手食中二指连动,打出一道道精妙的法诀,有字、有印、有恍惚红光、有腥浓血色,字印连排呈现出来,仿佛在天地间展开了一幅奇妙的咒文……

    “血月偷天咒,去……”

    末天流怒吼了一声,右手食指突然前顶,往前恶狠狠的一指,那一排蛇形的剑芒,出连绵的呼啸,仿佛要撕裂了天地般,变成了十数月轮之影,以下至上,向着风绝羽狠狠的撩杀而去。

    血光冲天、血月聚阵、血芒蔽日……

    血族战主末天流真的是动了压箱底的绝活,他的阳神随着神力的涌动而停留在眉心之中,散着耀眼的血光,血月偷天咒竟然是一种心符灵法咒术。

    心符灵法咒术,一天只能使用一次,除非神识力量强大无边,那也无法频繁的使用,末天流算是豁出去了,十招刚过,他不想成为外人的笑柄,只想着以最快的度将风绝羽击杀,哪怕将击成碎片,留有一件信物也可以到苏大蛮王那里领赏了。

    只可惜,风绝羽并不是一个好对付的角色,这数日来连番撕杀让他懂得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杀手锏要珍稀的使用才行。

    末天流已经用上了心符灵法咒术,感受着那莫名的撕杀之力,风绝羽也不敢藏拙,身形一动,大圣王臂骨所化玄重之剑在体表外围逆时针的飞快旋转了起来,紧接着,一剑化六十四剑,把风绝羽牢牢的围在中间。

    “剑二十四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7kwx.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