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奇快中文网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1715章 雷厉风行
    《异世无冕邪皇》来源:https://www.7kwx.com
    一炷香后,风绝羽跟随志远、志勋再次来到炫海楼,不同于上一次,这次请见上阙并非在楼前大殿,而是询问过上阙所在之后,众来来到了炫海楼右侧的偏厅。  § ? 、

    风绝羽刚走进去就是一愣,因为他看到,上阙正和玄重在偏厅里下棋。

    精致的偏厅焚香绕梁、仙雾飘渺,二人似乎下了一阵,但棋盘上白子明显处于下风,被黑子杀的七零八落,玄重皱着眉毛双眼紧盯着棋盘,上阙则是一副成竹在胸的表情慢慢品着香茗。

    见到众人走进,玄重下意识的抬起了头,看见一下子进来这么多人,意识到志远等人有事要谈,于是挥洒自如的扬了扬手道:“上阙兄棋意高,玄重自愧不如。”

    这是摆的什么阵?

    风绝羽心里纳闷。

    就听那上阙言道:“玄重兄一心向道,没想到并不喜欢这些小玩意,倘若玄重兄自早便学过棋道,以玄重兄的修为,定不在贫道之下,是贫道占了便宜的,今天这棋,不算,不算。”

    他随手一推,寒暄掩过。

    风绝羽这才看明白,玄重本源所化,自然没学过下棋,输了也不奇怪,奇怪的是上阙怎么突然趁着自己外出的时候,有兴趣找玄重下棋了?

    不解其意的风绝羽挠了挠脑袋,不过现在二人的身份是,玄重是尊上,他只是玄重的一个弟子或者更可以说是随从,风绝羽当然不会上前询问,只得老实巴交的跟在众人身后抬步上前。

    这时,上阙一边捡着棋盘上的棋子,一边问道:“大家都来了,莫非有什么要事?”

    扑嗵!

    楚良辰先众人一步跪在了地上,老泪纵横道:“老朽请真人作主。◎◎   ”

    “生什么事了?”上阙皱了皱眉。

    志远上前,面无表情的将金羽宗生的事由头到的说了一遍,听到金羽宗的惨变,上阙微微皱了下眉头:“鲸海魔都,好大的胆子,敢在我的飘海仙海境内胡作非为,志远,本派散布于众仙百岛的耳目都干什么吃的,这么大的事,怎么才知道?”

    志远闻言,单膝跪地道:“回恩师,适才弟子已经传音负责金羽宗的耳目,至今未得到回音,怕是鲸海魔都此次有备而来,先行一步铲除了我方的耳目,这才没能提前警觉。”

    上阙一脸怒气,看向楚良辰道:“魔都公然来犯,飘海仙楼绝不会置之不理,志远,派人打探这群魔人的下落,尽快报来,如若现,动用一切可动用的力量,拦住他们,我要让浮屠知道,进犯我飘海仙楼的后果。”

    “恩师。”

    上阙法谕还没传下去,忽地,两道人影飘然落入偏厅,这二人其中一人身上带着伤势,竟然是方迥然。

    另一人风绝羽也见过一面,是志远和志勋的大师兄,志宁。

    “大长老。”楚良辰见到遍体鳞伤的方迥然,通红的眼圈又开始泪如泉涌,上前忙将方迥然从志宁的手上接了下来。

    志宁徒步前下,毕恭毕敬一拜,旋即道:“恩师,今日回来之前,弟子已经到处寻找过,没有现鲸海魔都的人,想来他们泄愤之后已经逃回了魔都。”

    “跑了?”

    楚良辰看向方迥然道:“大长老,究竟是不是鲸海魔都的人,有认得的吗?”

    方迥然伤势虽重,还不置于昏迷,四下环视了一周,泪崩道:“的确是鲸海魔都的人,但却没有认得的,不过里面有两个碎虚境的强者十分厉害,若非我现的早,及时逃出来,现在恐怕也跟众弟子一样,再也看不到宗主了。  这伙人实力很强,虽然只有不足百人,但一夜之间就血洗了金羽宗,他们见人便杀,动不动便将人分尸当场,毁去元阳、灭杀神识,包括襁褓中的婴儿都不放过,手段残忍,毫无人性,本宗弟子近千人,除我竟无一人逃出来,宗主,这个仇,我们不能不报啊。”

    “可恶!”

    方迥然的话激怒了满殿众人,就连风绝羽都怒火中烧。

    毁人元阳、灭杀神识,在宏图大世并不稀奇,但令人惊怒的是,这伙人分明实力极高,而金羽宗从上到下,还有许多修为极低的弱者,甚至还有婴儿,连婴儿都不放过,这就太可恶了。

    简直是天人共愤。

    满殿强者所有听到方迥然口诛笔伐的经历皆是气的攥紧了拳头,恨不得跑到魔都大杀四方,然而众人心里很清楚,鲸海魔都不比别处,那里是魔族的地盘,即便倾尽飘海仙楼全宗之力,也不可能杀到魔都魔城,于是只能破口大骂。

    这时,楚良辰和方迥然同时跪了下来,一力要求上阙为其做主。

    上阙沉默了半晌,方才抬起了头,扬声道:“魔都恶行,人人得而诛之,本尊绝不会坐视不理,不过讨伐魔都滋事体大,凭借本宗之力,实难办到,若想将魔人诛灭,必须齐集众仙百岛之力,方能办到。”

    他言罢,目光扫过众人,说道:“这样吧,楚宗主,方大长老,你们先在本宗住下,本尊即刻下邀贴,请众仙百岛各岛主在飘海仙楼共议大事,还有一事,楚良宗,你需要理解……”

    楚良辰闻言,断然道:“只要能为本宗千余口人报仇,一切都听尊主调遣。”

    上阙赞许的点了点头,语重心长的说道:“楚宗主,此事关系重大,没有必胜的把握,绝不可以操之过急,本尊想跟你说的是,要报仇,仅仅是飘海仙楼的力量远远不够,必须借助琅玉门的力量。”

    “琅玉门?”楚良辰和方迥然同时愣了一下,这才明白上阙的意图。

    飘海仙楼和琅玉门是两个对立的势力,此前太元剑仙还曾经派人杀上金羽宗要楚晋的人头,现在要联手,肯定不容易,上阙如果贴给铁玉,第一件事就得先让楚良辰放下过往的恩怨,这样才有联手的可能。

    了解了上阙的想法,志远问道:“恩师,铁玉与本宗向来不合,他会答应吗?”

    上阙道:“天下间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铁玉虽然与为师不合,但毕竟此次诛来的是魔族,倘若功成,他们也未必没有好处,鲸海魔都如此明目张胆,不就是因为他们当中还有墨陵刺青之人吗?”

    “共同除去一个敌人,顺便也灭了魔族的威风,一举两得,这个上阙到是好心计。”

    风绝羽由头到尾都没说话,但他的脑子一直在盘算着个中的好处,人魔不两立,虽然在核心地带并不明显,但利益纠葛永远都存在,上阙想杀上魔都,并非只为了给金羽宗报仇,也不是为了自己的名声,最大的原因是魔都的宝物。

    其实上阙说的没错,天下间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魔都幅员辽阔、物产丰富,如同一个巨大的聚宝盆,尤其是浮屠魔尊的老巢,更是囊尽魔域万宝,这趟杀过去,岂会一点好处都没有?

    可是,风绝羽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众仙百岛虽然力量庞大,但魔都也并非只有鲸海一个,血月也不是吃素的啊,人族大举来犯,极乐魔尊能眼睁睁的看着?

    须知道人魔至今和平相处,可不是都没有争斗之心,而是实力相差无几,如果鲸海魔都被灭,想来以上阙和铁玉的性格,过后也不会放过血月,这样一来,极乐魔尊一定会和浮屠魔尊暂时放下成见,合力御敌。

    看似是一次小小的复仇之战,没准会引起海外仙岛一次声势浩大的战争,这点上阙难道没有考虑?

    这可是动一而牵全身的大事,上阙如此轻易就应下来,他到底想干什么?

    认认真真的盘算了一会儿,风绝羽心里便画上问号了。

    他正想着,志勋说出了他的想法:“恩师,虽然鲸海魔都中有墨陵刺身之人,铁玉依此也有可能与我们联手,但关系魔族存亡,那极乐老魔会置之不理吗?”

    风绝羽也想问,对啊,如果浮屠也参加了,怎么办?

    结果上阙的一句话,把众人的想法打下去了。

    “所以我们要快。”

    “什么意思?”

    众人一怔。

    上阙道:“志勋你也如此想法,极乐岂会想不到,呵呵,他们一定认为我们不敢贸然前来,这便是我们的先机。”

    逆向思维,想人所想不敢想之事,反其道而行,这个上阙,果然是老狐狸。

    风绝羽乍听,倒抽了一口凉气,对上阙的心思隐隐产生了一丝忌惮。

    上阙又道:“所以,我们要尽快与铁玉取得联系,争求他的同意,并且需要马上打听到鲸海魔都中,究竟谁才是拥有墨陵刺青之人,倘若能找到那个人,铁玉必定会答应,而且此行,我们去的人绝不能太多,各路好手请到此地之后,准备两百名至少金身境强者起突袭,争取一夜之间,将浮屠的老巢连根拔起,不能让极乐老魔有所察觉,如此便能水道渠成了。”

    说到此处,众人喜形于色了,这的确是个好计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